公主府中最高的阁楼前

夜色正浓,宁国,这是位于皇城中的公主府。? ?
天淅淅沥沥地下着雨,公主府中最高的阁楼前,跪着一个女子。? ?
女子容颜绝色,只是双目无神,脸色惨白。她的怀中,紧紧地抱着一个小小的婴儿。婴儿小

? ? 夜色正浓,宁国,这是位于皇城中的公主府。

? ? 天淅淅沥沥地下着雨,公主府中最高的阁楼前,跪着一个女子。

? ?
女子容颜绝色,只是双目无神,脸色惨白。她的怀中,紧紧地抱着一个小小的婴儿。婴儿小脸乌青,奄奄一息,似立马就要咽气了一般。

? ?
“云裳公主,回去吧,驸马爷不会见你的。”守在阁楼门口的,是云裳从小到大最信赖的宫女,莲心。

? ?
雨落在云裳身上。她咬了咬牙,将身上的披风拉的紧了些,以免怀中的孩子被雨淋到……是什么时候开始的呢,云裳恍恍惚惚地想着,自己最信任的人竟然都一个一个的背叛了自己。

? ? 许是泪早已流干了,即使心痛到了极致,却也哭不出来。

? ?
云裳朝着莲心磕了三个头:“莲心,我们主仆十多年,我待你向来也是不错的,如今,我只求你,让我见见驸马,求求他,找个大夫来,给我的孩子看病,我的孩子,也是他的啊……”她的声音有些沙哑,带着深深的倦。

? ?
“公主,你为难奴婢也是没有用的啊,驸马爷吩咐了,任何人都不能来打扰他……”莲心站在屋檐下,望着雨中的女子,嘴角勾起一抹冷冷地笑意,啧啧,公主呢,也不过如此嘛。

? ?
云裳握了握孩子冰凉的小手,心中恨到了极致,猛地站了起来,朝着莲心撞了过去。事发突然,莲心“啊”的一声被撞倒在地,云裳连忙打开阁楼的门,冲了上去。

? ?
“哎哎哎,不许上去啊……”莲心皱了皱眉,摸了摸被摔得生疼的地方,“哼,上去了又如何,你还以为驸马爷和华镜公主会真的给你孩子找大夫?”

? ?
云裳跑到阁楼之上,刚走到楼梯口,便听见华镜的声音传了过来,“嗯……啊……,不要碰那儿,啊……静然……”

? ?
云裳只觉得眼前一黑,手一软,几乎抱不住怀中的孩子,连忙靠着木栏杆,才站稳了脚。

? ? 半晌之后,她才咬了咬牙,走到门口,用手肘推开了门。

? ?
“谁……”带着几分喘息的男子声音传了过来,云裳瞧见床上白条条的两人朝着自己望了过来,心中冷极。

? ? “滚!”莫静然见是云裳,皱着眉怒斥道。

? ?
云裳张了张嘴,良久才找回了自己的声音,“桓儿病了,求驸马找个大夫来帮他瞧瞧。”

? ?
莫静然哼了一声,正欲再骂,却被身下的女子拉住了身子,回过头,便瞧见身下的女子笑得有些不怀好意,“静然,既然皇妹想看,那便让皇妹看好了,叫人将她绑在椅子上,看我们两个恩恩爱爱。”

? ?
莫静然闻言,嘴角勾起一抹冷冷地笑,下了床,从旁找了个绳子来,“将桓儿放在桌子上,等你老老实实看完了,我自然叫人找大夫来为桓儿看病。”

? ?
云裳犹豫了半晌,却也知道别无他法,自己在这个公主府中,如今连一个愿意为自己说话的人都找不到了。便只得将怀中的孩子放在了桌子上,咬着牙坐到一旁的椅子上,莫静然便将她的手绑了起来。

? ?
莫静然回到床边,床上的女子伸出脚,勾住莫静然的腰,脚趾在莫静然背上轻轻摩挲,莫静然的眼中升起一团火,身子猛地一动,身下的女子便发出一声“啊……”

? ?
待女子稍稍平息了片刻,才又微微眯着眼,带着几分妩媚地望向云裳,“皇妹,瞧着,皇姐教教你,要怎么侍候好男人。”

? ? 莫静然“哈哈”大笑,动了起来。

? ? 一时之间,满屋子都是喘息声音。

? ?
云裳只觉得,心中似是有人拿着刀一刀一刀地割着,自己恍惚能够听到伤口裂开的声音。

? ? 这便是自己亲自选的驸马,这便是自己一直崇敬着的皇姐。

? ?
约莫过了一炷香的时间,云裳瞧见桌上的孩子面色越发的苍白起来,眼神似乎有些涣散了,云裳心中焦急,眼中流下一行清泪来,“驸马,皇姐,求你们,求你们救救我的孩子,他快要不行了,求你们了……”

? ?
“吵吵闹闹的烦不烦啊。”莫静然猛地转过头对着云裳吼了一声,再次站起身来,走到云裳面前,低下头看了眼桌上的孩子,“不行了是吧?不行了还拿来干嘛?”

? ? 说着便抱起了孩子,打开窗户,猛地扔了出去。

? ?
“不……!”云裳大惊,被震得站了起来。却忘了自己双手被束缚在后,刚迈出两步,便摔倒在地。

? ? “孩子……我的孩子……孩子!”她顾不得疼痛,撕心裂肺地喊了起来。

? ?
有人在一步步的走近,云裳抬头。是皇姐,手中正拿着一把剑,剑尖冷冷地指着她的脸:“哎呀,今儿个不知道怎么回事,总瞧着皇妹这张如花似玉的脸太过粉嫩,真想划上几刀,看会变成什么样。”

? ?
云裳早已经心乱如麻,见华镜眼中的奚落和嘲讽,几乎不假思索地哭求:“只要放了我,皇姐想怎么处置云裳的脸都成,都成!”声音已经快要嘶哑。

? ?
华镜眯了眯眼,抬起拿着剑的手,让剑尖从云裳的脸上划了过去,云裳只觉得脸上传来火辣辣的疼意,心中汹涌的恨意快要将自己淹没,只是,想到自己的孩子,云裳连忙咬紧了牙关,没有发出一丝声音。

? ?
华镜便觉得有些无趣,“连哭都不会,真是无趣呢。”说着便割断了绑住云裳的绳子,又回到了床上。

? ?
云裳急急忙忙的站了起身,朝着门外冲了出去,脚下一滑,便从阁楼的楼梯上摔了下去,却也不顾自己身上的疼痛,连忙站起身,跑出门外。

? ?
她的孩子躺在地上,安安静静地,没有哭闹,只是脑袋上有血流了出来,被雨水冲刷着,蔓延了开来。云裳连忙将孩子抱了起来,嘴里喃喃道,“没事的,没事的,我的桓儿没事的,娘这就带你去找太医,找太医,娘这就带你去,我的桓儿会好好的……”说着便将孩子抱在自己的怀中,冲出了院子。

? ?
“她不会真去找太医去了吧?”莫静然站在窗口,望着云裳渐渐走远,才有些担忧地道。

? ?
身后有温温软软地身子靠了过来,“静然不用怕,这公主府不是早就被你守起来了吗?她出不去的,即便是出去了,进了宫,现在父皇没在宫中,她只能去找母后,可是,母后是本公主的母后,却不是她的……”

? ? 莫静然转过身,猛地抱起身后的女子,往床上走去。

? ? “啊……”华镜发出一声带着几分媚意的惊呼,“静然,你真坏……”

? ?
“皇后娘娘,云裳公主进来了,奴婢瞧着,她的身上都是血呢……”宫女急急忙忙地跑进内殿,对着坐在铜镜前选着簪子的华贵妇人道。

? ?
皇后皱了皱眉,“不是镜儿说,云裳被关在公主府了么?怎么跑到本宫这里来了。”

? ?
正说着,便听见云裳带着哭腔的声音传来,“母后,母后,救救桓儿,救救桓儿。”

? ?
皇后转过头,便瞧见一个浑身湿透的女子跑了进来,脸上一道可怖的伤痕,森森的,连骨头似乎都能看到。她松开披风,披风下抱着的孩子早已没有了呼吸,血流了一路。

? ? 皇后带着几分嫌恶的望着云裳道,“救什么救,他分明都没得救了。”

? ?
“不会的,母后,桓儿好好的,求母后救救桓儿,求母后传太医救救桓儿。”云裳连忙跪下朝着皇后磕了好几个头。

? ?
皇后抬起眼,朝着站在门口的宫女使了个眼色道,“绣心去传个太医吧,顺便让人给云裳公主端杯酒来,暖暖身子。”

? ?
那宫女连忙退了出去,不一会儿便端了一杯酒上来,皇后笑着道,“裳儿先坐吧,本宫已经叫人请太医去了,你先喝杯酒暖暖身子,莫要等桓儿好了,你却倒下了,你还得照顾桓儿呢。”

? ?
云裳点了点头,坐了下来,嘴里喃喃道,“对,我不能倒下,倒下就没有人照顾桓儿了,没有人了……”说着便伸出带血的手取过酒杯,仰头喝了下去。

? ?
皇后这才笑了笑,“这才是好孩子,本宫最讨厌有人弄脏本宫的栖梧宫了,你还敢带着个死了的孩子过来,晦气……”

? ?
云裳一愣,不明白皇后为何突然变了语气,却觉得自己腹中一阵绞痛,痛的自己直不起身子。

? ?
“娘娘,好像,药发作了呢?”一旁传来一个轻柔的声音,云裳记得,这是母后身边莲心的声音。

? ? “母后……”云裳皱了皱眉,“母后……”

? ?
“本宫可不是你的母后,你的母亲早就死了。”皇后的声音冷若冰霜,“本宫本不想杀你,活着痛苦多了,可惜,你弄脏了本宫的栖梧宫。”

? ?
云裳听着皇后的话,腹中传来阵阵绞痛,却忍不住哈哈笑了起来,“我果真是天底下最蠢的女子,信了你,信了华镜,信了莫静然,却没有想到,我信着的人,竟然这般对我,你们好狠啊……哈哈哈,我宁云裳,即便是死也不会放过你的……不会。”

? ?
却猛地吐出了一口血,倒在了地上,“如果有来世,我定然会寻到你们,报仇,报仇……”话音还未落,抱着孩子的手却已经松了开来。

? ?
皇后身旁的宫女弯下腰将手放在云裳鼻尖试了试,才连忙道,“皇后娘娘,死了……”

? ?
皇后笑了笑,转过了身子,拿起一支凤凰簪子,插在头上试了试,才幽幽地道,“死了啊,便拖到西郊的密林里面,喂狗吧……”

正是最热的夏日,宁国皇宫中的一处宫殿的屋檐下,站着一个太监和一个宫女。

? ?
青衣宫女皱着眉头,眼中满是担忧:“你说这公主到底是怎么了?自从醒了之后就跟没了魂儿似得,每天连话也不怎么说,总是坐在镜子前发呆,晚上还老做噩梦,想来是这回从这么高的地方摔下来吓到了吧?”

? ?
那太监闻言,四处看了看,凑到青衣宫女耳边道,“莲心姑姑,你说,公主是不是中了邪了啊。咱家还未入宫的时候,姐姐家的孩子溺水,救了过来之后也是那样痴痴呆呆的,请了道士来,就说是碰到了不干净的东西,作了法之后就好了,跟没事儿人似得。你看……要不要去请人做法?”

? ?
莲心皱了皱眉,“是吗?可是如今皇后娘娘因为公主摔伤的事情,自己向皇上请了罪,关在栖梧宫三天都没出来了,这请人作法可是大事儿,得向娘娘禀报禀报。”

? ?
那太监“嗯”了一声,顿了顿,才道,“说来,公主也不是皇后娘娘亲生的孩子,却这么尽心尽力的照料着,公主摔伤明明是公主自个儿顽皮,娘娘却专程去请罪,皇后娘娘倒真是个贤良淑德的女人。”

? ?
两人正谈论着,却觉得身后似乎有人,回过头去,便瞧见一个小小的人影站在身后,穿着一身粉色衣衫,赤着脚站着,正是他方才正在谈论的人——

? ? ——云裳公主。

? ? 那太监急急忙忙的转过身子,向着那小女孩行礼,“奴才见过公主。”

? ?
云裳点了点头,看了眼院子里的几个太监,没有说话,转身便又进了内殿。方才那太监的话她是听见了的,贤良淑德么?云裳嘴角泛起一丝冷笑,与她那张小巧的面容实在是有些不符。

? ?
走到内殿之中,她便又坐到了镜子前,镜子里出现了一张八九岁的女童的脸,小小的,乖巧精致。

? ?
云裳抬起手摸了摸自己右边的脸庞,曾经,这里,被人划了一道深深的口子,那个人,是她一直从很喜欢的姐姐,是皇后娘娘的亲女儿呢,是传闻中才貌双全的华镜公主呀。

? ?
华镜的驸马是将军,却战死在边关,自己可怜自家姐姐年纪轻轻失了夫婿,将她接到自己府中,却不想她借机勾引自己的丈夫。还将自己绑在房中,看着她与自己的丈夫苟合。

? ? 而她深爱且信任的丈夫,竟然当着她的面,将他们的孩子从阁楼上扔了下去。

? ? 孩子,她亲身的孩子……想到这里,云裳心痛若狂。

? ?
而自己受到了那样残忍的对待,那个被自己视作亲生母亲一般尊敬的皇后娘娘,却骗自己喝下了毒酒。

? ? 云裳闭了闭眼,将所有情绪掩藏在自己眼眸之中。

? ?
原本以为,自己会带着愤恨就那般死去,却不想一觉醒来,发现自己竟然变成了小时候的样子。以为自己是做了一场梦,于是醒来后自己便什么也没做,却发现,所有的一切都和自己前世经历的那些一模一样。

? ? 原来,上天竟然给了她一次重新活过的机会!

? ?
自己前世也就是在这个年纪的时候摔伤过一次,昏迷了好几天,醒来之后便知道了,皇后娘娘贤良淑德,去请了罪受了罚,自己前世对这个不是自己的亲身娘亲却对自己万般维护的皇后娘娘十分感激,与她的感情更近了一步,事事都听从着她的安排。

? ?
这几日,云裳想了很多,前世发生的一切,似乎都在皇后娘娘的掌控之中呢。云裳的亲生母亲曾经与皇帝青梅竹马,后被封为锦妃,只是不知道为何触犯了皇帝,便被打入了冷宫,自己也被皇后娘娘抱养了。

? ?
皇后对云裳十分宠爱,事事顺从着,渐渐地云裳便变得跋扈了起来,什么都不放在眼里,总是闯祸,后来,连原本宠爱她的皇帝也对她失望了,她刚及笄,便让她选了自己喜欢的驸马,将她嫁了出去。原本以为,嫁给自己喜欢的男人便会幸福了,却不想婆婆对自己不满意,哪怕自己是高高在上的公主,也仍旧想尽一切办法的排挤,她为了自己喜欢的人,每一步都走得小心翼翼,却仍旧被那般对待。

? ?
呵呵,云裳咬了咬牙,不管是不是自己的梦一场,自己都得要杜绝那些事情再次发生,前世她们欠自己的,自己会一点一点的拿回来。

? ?
“云裳妹妹,云裳妹妹……”门外突然传来清脆的声音,接着便想起一片行礼的声音,“华镜公主万福金安。”

? ?
云裳一惊,猛地站起身来,碰到了梳妆台,梳妆台上的东西洒了一地,云裳被东西落地的声音惊醒,才发觉自己似乎反应得有些过度了。即便是适应了两三日,自己见到她,却仍旧是无法平静啊。

? ?
“妹妹……”一个紫色身影已经跑了过来,在云裳面前站定,拉着云裳的手上上下下的打量了云裳一番,“妹妹有没有觉得身子好些?还没好完全呢,怎么就光着脚这样站着?虽然天气有些热,可是赤脚踩着也还是对身子不好的。”说着便又转过头吩咐跟在后面的宫女,“莲心姑姑,你赶紧去给妹妹拿双鞋子来穿上啊,怎么照顾主子的。”

? ?
云裳从华镜进来的时候便一直在打量她,虽然年岁小些,面貌却是没有变的。这般温顺可人的模样,倒真是讨人喜欢呢,只是不知道是怎样做出那般毒辣的事情来的,果真是知人知面难知心啊……

? ?
莲心正要去拿鞋子,云裳却已经挣脱了华镜的手,径直都到了寝殿,翻身上床,睁着眼睛躺下了。

? ?
隐隐约约听见外间传来的声音,是华镜在问,“妹妹这是?可是身子还不舒服?”

? ?
莲心的声音便响了起来,“也不知道是怎么了,自从醒了之后,公主便这个样子了,常常一个人发呆,也不说话,奴婢方才还在于小安子说呢,是不是碰到了什么不干净的东西,正想着要不要禀报皇后娘娘,找个得道高人来驱驱邪呢。”

? ? 静了片刻,华镜才道,“本公主这便与母后说去……”

? ?
外面便没有了声响,想来是已经走了。云裳闭上眼,慢慢平复自己的心情,若是想要报仇,就得要学会面对。

? ?
只是自从自己被皇后抱养之后,身边的人都是皇后派来的,一个也不值得信任,在这宫中,若是连一个自己能够信任的人都没有,那将是寸步难行的……

? ? 谁能帮帮她呢?

夜深人静,一个小小的身影悄悄推开了霓裳殿的门,裹紧了披在身上的黑色斗篷,冲入了夜色之中。

? ?
小人儿穿过大半个内宫,来到一处较为偏僻的宫殿门口,敲响了门,敲了好一会儿,门里才传来一个带着几分苍凉的声音,“谁呀?来了?”

? ?
门吱呀一声打开,里面探出一个脑袋来,是一个披着灰色布衣的嬷嬷,云裳将自己的斗篷掀开,抬起脸望向那个嬷嬷……

? ?
“是云裳公主,公主你怎么这个时候来了?”那嬷嬷左右瞧了瞧,连忙将云裳拉了进去。

? ?
这殿中荒凉的紧,一口井,一棵树,便再无他物,只是收拾得还算干净,云裳前世的时候是从来不曾进过这儿的,此刻细细打量了一番,只觉得眼眶有些难受。

? ? 屋子里有昏黄的灯光透出来,云裳脚步顿了顿,“你们还没睡?”

? ?
嬷嬷自她进门便一直在细细打量她,见她问话,才低声回答道,“没有吃的了,主子说连夜做些衣服来给尚食局的太监们送去,换点吃的。”

? ? 云裳闻言,也不再言语,走在前面,推门进了屋。

? ?
屋子里坐着一个青衣女子,虽然装扮得十分简单,却仍觉得清丽非常,此刻正凑在一盏油灯前绣着东西,听见推门的声音,那女子头也不抬,只低声问道,“郑嬷嬷,这么晚了,是谁在敲门啊?”

? ?
云裳只觉得鼻尖有些酸,两步走上前,跪倒在地,低声道,“娘……女儿对不起你……”

? ?
前世她在皇后那里十分受宠,一直对自己的亲生娘亲是个被关在冷宫中不受宠的妃子十分的忌讳,不允许任何人在自己面前提起关于自己生母的事情,每当听到说她的母亲的时候,她总是会十分高傲的道,“本宫身份高贵,本宫的母亲自然是母仪天下的皇后娘娘,怎么可能是那般下贱的锦妃。”

? ? 如今想来,真可谓是字字诛心啊。

? ?
那女子听见声音,急忙转过头来,瞧见云裳似是一呆,而后才急急忙忙的站起身来,“云裳,你是云裳。”

? ?
云裳苦笑一声,点了点头,自己自幼与母亲分别,也怪不得母亲竟然不认识她了。

? ?
云裳还未说话,锦妃便已经伸手将她扶了起来,有些责备的道,“你这孩子,怎么大半夜的还跑出来,也不穿鞋,冻着了怎么办?”

? ?
云裳低着头,只觉得眼有些疼,心中想着,不管自己曾经怎样对待,娘亲也仍旧是疼她的,想起自己那个刚半岁就被自己爹爹亲手摔死了的孩儿,便再也忍不住落下泪来。

? ?
锦妃一见云裳哭便急了,连忙抬起手帮她擦干净眼泪,“怎么哭了,她们对你不好吗?可是,我明明听说,那个皇后对你视如己出啊?”

? ?
云裳咬了咬牙才到,“娘,女儿过得不好,她们表面上对我好,可是却用尽了各种手段让我变得越来越不好,他们宠着我,让我渐渐变得跋扈,想尽办法让我觉得学习琴棋书画是件很烦的事情,然后不让我学,想让我变得越来越没用。我身边每一个人都是皇后派来监视我的,她们每日都在我耳边告诉我,皇后娘娘多么的贤良淑德,然后每日又在我身边说,华镜公主又被太傅责罚了,如果我哪日表现得太乖巧了,那位贤良淑德的皇后娘娘便会来告诉我,云裳高兴便好了,这些下人该打打,打死了母后也给你撑腰。娘,你觉得,这样下去,女儿好的起来么?女儿如今八岁了,却仍旧是琴棋书画,样样不识。而华镜公主,却已经是皇城中小有名气的才女了……”

? ? 锦妃沉默了半晌,才幽幽叹了口气,“是我害了你。”

? ?
屋外隐隐约约传来钟声,云裳急急忙忙的站起身,“娘,我就是来瞧瞧你,我得走了,前几日我从石头上摔了下来,昏睡了好几天,醒了之后,我故意说每天晚上都做噩梦,不许宫女太监靠近,发出脚步声我就出声骂,这几日终于没有宫女太监敢过来查看了,但是万一早起的宫人发现我不见了一定会害了娘亲的。”说着便急急忙忙的转身出了门。

? ?
“云裳……”身后传来锦妃的声音,云裳眼神暗了暗,转过身取下手上带着的金镯子,递给锦妃,“娘,女儿出来得匆忙,没带什么东西,你先把这个拿去换些吃的,这宫中的奴才都是贪心的,娘受苦了,过些时日女儿再找机会来看娘。”说完便重新戴上斗篷转身冲进了夜色中。

? ? 锦妃目送着云裳的背影离去,坐在凳子上,良久也没有说话。

? ? 倒是郑嬷嬷开了口,“主子,云裳公主这?”

? ?
锦妃叹了口气,抬起眼,眼中带着泪,“嬷嬷,我是不是太任性了?当初不想看见七郎一个个妃子的接进宫,不想看着他与别的女人恩恩爱爱,所以躲到了这儿图清净,这么些年,日子清清苦苦的,也熬过来了。可是,却忘了,云裳还那般小,她终究是我的亲身骨肉啊。”

? ?
郑嬷嬷沉默了片刻,“主子,这后宫之中本就万分险恶,主子自小便不屑这些纷争,看不过去也是应当的,公主那儿,之前主子还未住进这儿之前,也给过一些人恩德,明儿个一大早我去找个信得过的人前去保护公主,有个人跟在公主身边总归要好些。”

? ? 锦妃点了点头,坐在椅子上,却有些心不在焉。

? ?
黑暗之中,刚刚从冷宫出来的云裳匆匆赶回自己的霓裳殿,站在殿门口,皱了皱眉,自己对自己的母妃一点儿也不了解,前世也未曾见过,只是记得她在自己还未及笄的时候,便生了重病去了。自己今儿个这样走一遭也不知道有没有用,只是不管有没有用,这一辈子,她都要好好对待那个女子。

? ?
云裳回到屋中,将自己的黑色斗篷放回箱子里,坐在床上想了一会儿,又赤着脚蹿出了内殿,大厅中,点了几盏琉璃灯,云裳眯着眼瞧了会儿,抬手将琉璃灯打翻在地,又匆匆回到内殿,躺在床上假寐,手却被捏出了汗来。

? ?
“走水啦,走水啦!”霓裳殿中响起一阵惊呼,借着便吵闹了起来,“快,云裳公主还在里面呢。”“快救公主……”

? ? 云裳翻身下床,站在内殿门口看着大厅之中的一片火光,嘴角扬起一抹笑。

? ?
她以为她只能带着悔恨死去,却没有想到,自己竟然会重生。既然上天给了她这般安排,那么她便再也不会让人有任何机会,将她玩弄于鼓掌之中。那两个女人不是一直眷念着权力和富贵荣华么?她一定会将她们现在拥有的,一点一点的从手里夺走。

火势越来越大了,外面喧哗声越来越大,却没有人冲进来救自己。云裳轻笑了一声,虽然是自己早已料到的结果,却仍旧觉得有些悲凉。

? ?
烟从内殿和大厅之间的门缝中跑了出来,呛得云裳咳出了泪来,突然听见窗户“嘭”的一声响,云裳转过头,便瞧见窗口处翻身进来了一个侍卫模样的人,烟雾有些大,云裳瞧不见那侍卫的脸。却只听见那人道,“公主,得罪了……”

? ? 云裳只觉得身子一轻,便被那人抱了起来,从窗口翻了出去。

? ?
待侍卫将云裳放下,云裳还未站稳,便被人一把抓住了肩,“裳儿,你可有受伤……”

? ? 听见这个声音,云裳只觉得鼻尖有些酸,眼泪便滚落了下来,“父皇……”

? ?
前世因为自己张扬跋扈,父皇对自己愈发失望,十岁之后,两人便极少见面了。今日她放这场火,本来是为了其他目的,却不想,自己逃出生天之后第一个瞧见的,竟然是这个前世对自己失望至极的父皇。

? ?
云裳隔着眼中的氤氲雾气望向这个天下至尊的男人,却见他不似记忆中那般威严冰冷的模样,许是来的急了,他头发散乱,连龙袍也只是胡乱的披着,眼中却盛着满满的担忧。

? ? 云裳忍不住又落下泪来。

? ?
皇帝见云裳这般模样,直以为是她受了伤,连忙扶着她询问道,“裳儿可以哪儿受了伤?让父皇瞧瞧……”

? ? 云裳连连摇头,“裳儿没事,没事。”

? ?
皇帝犹自不信,正想叫太医,便听见一个女子的声音传来,“发生了什么?怎么公主的宫殿会突然着火的?”

? ?
云裳眯了眯眼,转过头去,便瞧见一个衣着华贵的女子走了过来,身后跟着四个宫女。云裳淡淡的看了一眼,其中一个还是她霓裳殿的熟面孔。

? ?
“皇后……”身旁的皇帝见到那个女子,只神色淡淡的看了她一眼,便放开了抓着云裳的手。云裳微微愣了愣,脑海中似乎有什么东西闪过,却快得令她抓不住。她不敢再想,只是一瘪嘴,朝着皇后又哭了起来,“母后,你怎么才来?要不是父皇的侍卫救了裳儿,裳儿就要被烧死了,好大的火啊,母后……”

? ?
皇后闻言,脚步一顿,抬头便瞧见站在云裳身后的皇帝微微皱了皱眉,皇后笑了笑,上前抓住云裳的手,柔声道,“前两日裳儿摔伤了自己,这两日母后都在栖梧宫中为裳儿祈福,因为害怕受到打扰,所以下令不见任何人,所以知道的晚了些,裳儿可是受惊了?是母后的不是……”

? ?
云裳眯了眯眼,低着头,眼中有一抹深沉闪过,“都是裳儿的不是……”说着便又抬起了头,笑着道,“裳儿没事,母后别担心,母后今儿个好美啊……这凌云髻梳得真漂亮,碧云姑姑一定花了不少时间吧,可衬母后了……”

? ?
皇后只觉得有目光从自己身上扫过,心中愈发的不高兴了起来,这云裳今儿个怎么回事儿,为何总觉得她的每一句话都是在针对自己,可是……

? ?
皇后低头看了眼面前的少女,只见她神色天真,睫毛之上还带着泪珠,却不似作伪。心中的烦躁之情更盛,前几日云裳从阁楼上摔下来皇帝虽然嘴里不说什么,可是却也对她生了几分芥蒂,今日这样被云裳一闹,恐怕会对她更加的不满了。

? ?
云裳瞧着皇后的脸色,心中冷笑一声,便又开始哭了起来,“母后,有人要害我,有人要害我,先前我瞧见黑影子了,可是云裳害怕,不喊出声,结果就起火了,好大的火啊,云裳好怕……”

? ?
皇后凝眉,正欲说话,便听见皇帝震怒的声音,“竟有此事?宁一,霓裳殿中所有人全部抓起来,带到监察府审理……”

? ?
皇后闻言,心中更是一惊,虽然云裳公主是养在她的名下,可是早些年皇帝对这个公主十分上心,自己将这霓裳殿中的人换成自己的眼线也是花了好一番心思的。这些年云裳渐渐变得跋扈,在皇帝心中的分量也渐渐轻了,这些大部分都是这些宫人的功劳,若是就这样全部被抓了起来,要是想要再安插,可就难了。

? ?
思及此,皇后连忙道,“裳儿刚刚受了惊,身边没个人照顾也是不行的,若是将人都抓走了,谁来服侍裳儿啊……”

? ?
云裳今儿个的本意虽不在此,却不想有这样的收获,心中自然是高兴的,哪能让她这般轻易的破坏掉,云裳想着,便故意委委屈屈地拉了拉皇后的手道,“母后,裳儿不要他们服侍,有人要害裳儿,裳儿害怕,裳儿不要人服侍……”

? ?
皇后的眼中有怒意闪过,一瞬而逝,却被云裳看得真切,云裳觉得心中畅快急了,真真想不到啊,竟然能够将皇后的眼线一次性拔除,以前是她年龄小,不懂事,被她钻了空子。如今她虽然仍旧是这幅年少的模样,可是没有人会知道,她的灵魂却已经历经两世,许多事情,如今都看得分明。她的复仇,才刚刚开始呢,皇后,你们母女可要好好的,受着……

? ?
“丁一,将人都带下去。今儿个云裳便随朕一起去万寿宫歇着,朕还有政务没有处理,今儿个便歇在勤政殿了,明儿个让内侍总管带着裳儿去挑几个顺眼些的宫女太监,这霓裳殿也烧了,暂时住不了人,至于裳儿以后住哪儿,等明儿个朕再做决定,天晚了,皇后你还是回宫歇着吧,大晚上的,这些凤钗步摇的,还是别戴了,免得天黑弄丢了。”说着便率先转过身朝着门外走去,“裳儿,随朕回宫。”

? ?
云裳也没有料到皇帝竟然会让她去万寿宫,心中有些讶异,却也急急忙忙的跟皇后道了声,“母后,裳儿先去了,明儿个再来和母后请安。”便跟了上去。

? ?
皇后福身,道了声“恭送皇上”便又站直了身子,皇帝和云裳的身影愈走愈远,渐渐消失在夜色中,皇后眯着眼望了半晌,眼中的恨意渐浓,却又慢慢的淡去。良久,才沉声道,“回宫……”

夜色正浓,今夜,这宫中,却有好些人睡不着觉了。

?“母后,母后……”皇后刚回到宫中,便看见华镜站在栖梧宫门前,一见到皇后,便急急忙忙的走了过来。

? ? 皇后皱了皱眉,“这么晚了,不好好睡觉,过来做什么?”

? ?
华镜看了看皇后身后的下人,挥了挥手,让几人都退了下去,才道,“母后,孩儿听说霓裳殿起了火,现在怎么样了?那小贱人烧死了没?”

? ?
皇后刚刚在霓裳殿受了一顿气却又没地儿发,本就心中郁结,一听华镜的话就更是不高兴了,哼了一声道,“死?哪有那么容易,被你父皇身边的侍卫给救了,还说她瞧见了什么劳什子人影,还得本宫辛辛苦苦安插的人都被带走了。”

? ?
“什么?那那些人会不会说出什么来啊?”华镜也不过是个还未及笄的少女,听皇后这么一说便有些惊慌。

? ?
皇后冷冷地哼了一声,“本宫选的人,自然都是绝对安全的,哪怕是死,也别想从他们嘴里套出一个字来。”皇后顿了顿,又道,“倒是云裳,似乎有点不对劲,平日里从不会忤逆本宫的意思,今儿个皇上要将那些下人带走的时候她却……”

? ?
华镜想了想,才道,“白日里我去看她她也是完全没有搭理我,想来是被吓到了吧,她一直在我们的掌控之中,这些日子也没有什么异常,她那般蠢,哪里会有这些心机,母后你想太多了。对了,白日里我去莲心姑姑还说,觉得她是中了邪,让我们给请个道士和尚的给驱驱邪呢。”

? ?
“驱邪?”皇后呢喃着这两个字,嘴角微微勾起一抹笑,“倒真是应该驱驱邪呢……”

? ?
“母后可是有什么好办法?”华镜听她这般说,便知道母后定然想出了什么好法子对付那个小贱人,连忙问道。

? ?
皇后笑了笑,勾了勾手指道,“附耳过来……”华镜立刻凑了上去,便听见皇后的声音传来,带着淡淡的冷,“再过些日子,便是你的及笄之礼,到时候……”

? ?
这边两人正在密谋,那边云裳却有些不知所措。因为经历了前世,算起来,自己已经有五年多没有离父皇这般近了,而且,自己也不是真正的只有八岁的云裳,便更觉局促。

? ?
“你以前不似这般安静的,莫非真是吓到了?连话也不与父皇说了。”走在前面的皇帝却突然停下了步子,转过头若有所思的看着她。

? ?
云裳摇了摇头,“裳儿只是瞧父皇没出声儿,以为父皇在想事情,便没有打扰。”

? ?
皇帝站住脚,就着侍从提着的宫灯看向云裳,许久没有仔细瞧过自己这个女儿,如今一瞧,却觉得她与锦妃愈发的像了,便笑着道,“这倒有些不像你了。”

? ?
云裳估摸着以自己八岁时的心境应该如何回应,便笑着道,“那父皇说裳儿不像裳儿了,像谁啊?”

? ? 皇帝闻言,脸上的神情变得有些微妙,似是怀念,似是怅惘,“像你母妃。”

? ?
云裳闻言,心中打了个突,母妃,而不是母后,此刻父皇心中想着的,应当是她的亲生母亲,锦妃的吧,那个在冷宫中的女子,云裳不知该如何回话,而皇帝也似乎没有想着让她回应什么,只是自顾自的道,“你母妃是个沉静的女子,朕以前觉得你性子太爱动,一点儿也不像她,看来朕还是没看对,不过你母妃是个琴棋书画都拔尖儿的人,你倒是一点儿也没有学上……”

? ? 是吗?云裳心中一动,面上却“嘿嘿”一笑,没有答话。

? ?
“你先去万寿宫吧,朕去勤政殿看看折子,马上也到早朝的时候了,你折腾了一宿也累了,明儿个朕让太医给你开一些安神的药。”

? ? 云裳闻言,连忙应了声,“儿臣恭送父皇。”

? ? 待皇帝走远了,云裳才直起身子,朝着万寿宫走去。

? ?
云裳一觉睡到了午时,吃了些东西正想午睡,便见内侍总管带着十多个人走了进来,瞧着打扮,都是宫女太监,云裳一下子没回过味来,便听见内侍总管道,“公主,皇上让奴才带些人来给公主选,说是侍候公主的,公主你瞧瞧,喜欢的就留下,不喜欢的奴才便送回去。”

? ?
云裳闻言,抬眼瞧了瞧殿中站着的宫女太监,点了点头,“近身侍候的宫女太监本公主各选两个便好,其他的公公便瞧着合适的给我随意挑些吧,人不要太多,够用就行。”

? ?
此前因为云裳向来喜欢侍候的人多,觉得越多越显得身份尊贵,才让那么多皇后的人混了进来,如今她得以重生,自然不会再让那样的事情发生了。云裳从太监中选了两个看起来机灵能干的,宫女中选了个年龄较小的,却想点最后一个宫女,却瞧见最边上有一个宫女的袖子动了动,云裳瞧过去,忍不住眯了眼,“你叫什么名字?”

? ? 那宫女连忙行了个礼道,“回禀公主,奴婢叫琴依。”

? ?
云裳点了点头道,“看起来倒是个能干的,便跟着本公主做本公主的贴身管事吧。”

? ? 那宫女连忙谢了恩。

? ?
内侍总管见云裳选好了人,便笑着道,“皇上将清心殿给了公主,那可是个好地方,就靠着燕雀湖,风景不错,又不似明镜湖那般热闹,倒是个难得的风景佳却又清静的地儿。”

? ?
清心殿云裳倒也知道,前世似乎是被赐给了一个受宠的妃子,云裳也是去过的,风景倒确实是不错的,云裳想着,似乎这一世,一切都开始慢慢的不同了,心情便好了起来,站起身道,“父皇还在和朝臣议事吧,那本公主就不去打扰他了,公公待会儿待本公主向父皇道声谢,本公主便先带着这几个下人回清心殿了。”

? ? 内侍总管应了,云裳才抬脚出了万寿宫,朝着清心殿走去。

? ?
因为有些突然,清心殿也是刚打扫完,云裳瞧着倒是十分满意,进了屋,便嘱咐其他三人去帮忙整理整理东西,霓裳殿虽然烧了,云裳大部分的东西却还是在的,已经被送了过来。

? ?
琴依被云裳单独留了下来。云裳上上下下打量着这个女子,只觉她眉清目秀,整个人都透着一股子温婉的气息,也正是如此,方才云裳才没有看中她,云裳想要的,是一个处事能干,有手段的人。

? ? “是谁让你来的?”云裳看了半晌,才淡淡的问道。

? ?
琴依福了福身,将手腕之上的镯子褪了下来,恭恭敬敬地递给云裳,“这是公主的东西,公主应当识得的吧?”

? ?
云裳接了过来,她自然是认识的,这是她昨日夜里才送给了锦妃的手镯。也正是因为方才瞧见了这个手镯,她才将琴依留了下来。

? ? “奴婢曾经受过锦妃娘娘的恩惠,从今以后,公主便是奴婢的主子。”

? ?
云裳不知道锦妃如何将琴依送了过来,却也明白,自己的母妃恐怕并不像自己想象中那般无力,想想也是,若真没有了任何手段,恐怕早就无声无息的消失在了这吃人的皇宫中了。只是云裳不知,这般自顾自的将锦妃卷了进来,究竟是好还是坏。

? ?
云裳淡淡的叹了口气,收起心中百转千回的心思,低声对着琴依道,“你是母妃派来的,本公主自然会将你当作自己的心腹,本公主虽然身份尊贵,却没有值得信任的人,你是第一个,希望你不要辜负了本公主的信任。”顿了顿才又道,“这些个宫女太监,本公主也不知道底细,你盯紧些……”

? ? 琴依点了点头,“奴婢知道该怎么做。”

? ? 两人又说了会儿话,云裳才挥了挥手让她退下了。

? ?
清心殿风景果真不错,云裳在这儿住了几日,便喜欢上了这里,还专程让人在院子里装了个秋千,平日里闲来无事,总喜欢坐在上面晃悠。

? ?
“公主……”云裳正坐在秋千上打盹儿,便听见琴依的声音响起。云裳抬起手挡住嘴,微微打了个哈欠才道,“不是只是去拿个绣样儿,怎么去了那般久?”

? ?
琴依却四下望了望,走到了云裳身后,扶着秋千有一下没一下的推着,小声道,“方才奴婢在去的路上遇见了皇后娘娘身边的绣心姑姑。绣心姑姑带奴婢去见了皇后娘娘……”

? ?
“哦……”云裳眸中迸发出一丝冷意,微微掀了掀眼皮道,“皇后娘娘?她可是想要收买你为她办事儿?”

? ?
琴依点了点头,“皇后娘娘倒也是有备而来的,将奴婢的身世情况都调查得一清二楚,不过奴婢家中也不过就剩下一个叔叔,奴婢与他们一家子本就关系不好,当初还是她们将奴婢卖进了宫的呢。不过皇后娘娘的下人也是蠢的,去告诉奴婢的叔叔婶婶奴婢在宫中平步青云,所以想要接他们一家子去享福,他们也便信了,连忙说是奴婢最亲的亲人,欢天喜地的跟着去了。皇后娘娘便以为拿他们二人就能够威胁得了奴婢,却不知,若不是奴婢出不了宫,奴婢早就亲自去寻仇了……”

? ?
云裳没有出声,琴依便又道:“皇后娘娘说奴婢若是为她办事,将来定会许奴婢荣华富贵,多大的恩赐啊,于是…奴婢答应了……”说着,便笑了起来。

? ? 云裳也跟着笑,“既然应了,还不赶紧去为你的皇后娘娘卖命去?”

? ?
琴依这几日来跟着云裳,也渐渐熟悉了她的脾气,知晓这位公主不似其他人口中所言的那般蠢笨,反而是个十分机灵的,并且有着和外表不符的成熟劲儿。听见云裳那般说,琴依便知道她已经明白自己的打算了,连忙道,“可别说,这皇后娘娘想来是气极了,这次想出来的手段可不是一般的毒辣,而且,奴婢怀疑,这次只不过是她试探试探奴婢而已,真正毒辣的应当还在后面。”说着便凑在云裳耳边将皇后交代的事情细细与云裳说了。

? ?
云裳微微凝眉,眼中渐渐凝结成冰,“倒真是好计策呢,不过,若只有你里应外合,也是极其容易被发现的,本公主觉着,皇后娘娘既然是想要收买,定然不只是你一人,本公主之前一直在她的掌控之中,她定然觉得,本公主是个没用的,想要收买本公主身边的人,简直是轻而易举,你这两天仔细留意着另外三人,有什么情况第一时间向本公主汇报,这一回,本公主定然要让她知道,这后宫中,也不是让她为所欲为的……”

? ?
云裳在院中晃悠悠的坐了一下午,用完了晚膳,正想回内殿躺下,那日带回来的一个叫小林子的公公却悄悄跟在云裳身后,轻声道,“公主,奴才有事儿与你禀报,只是不便与其他人说,请公主屏退左右,容奴婢禀报……”

? ?
“哦?”云裳脚步一顿,回头看了看小林子,这个小太监是个活泼的,平日里总是叽叽喳喳的,感觉是个心直口快的,倒是让云裳印象有些深刻。

? ?
云裳瞧了他一眼,让琴依带着另外一个宫女进内殿去铺床,自己转身找了个椅子坐了下来,却见那小太监有些犹豫,半晌没有说话。

? ?
云裳笑了笑道,“小林子,你不是说有话要对本公主说,倒是说呀,平日里总见你叽叽喳喳的,刚你说有事儿,怎么让你说了你偏不说了?”

? ?
除了琴依,云裳在其他人面前总是不忘自己还是个八岁的孩子,说话也尽可能的符合自己的年岁,此刻也是瞪着一双大眼睛望向小林子,眼中是满满的疑惑。

? ? 小林子犹犹豫豫了良久,才低声道,“公主,皇后娘娘要害你……”

? ?
云裳一愣,没有想到,这样的话竟然会从小林子的嘴里说出来,只是却也只是愣了那么一瞬间,心中便迅速的定了下来,连连摇头道,“怎么可能,小林子你可知道你乱讲话是要被杀头的,本公主才不信呢,母后对本公主可好了,总是给本公主好多好吃的,还不会强迫本公主去练琴啊,写字啊背诗什么的,母后是宫里对本公主最好的人了。”

? ?
小林子闻言似乎有些着急,连忙道,“公主殿下,你要相信奴才啊,你是奴才的主子,奴才断断是不会害你的,公主殿下对奴才们好,奴才才敢说的,昨儿个晚上,奴才在殿中睡着觉呢,莫名其妙的被黑衣人带走了,可把奴才吓死了,还以为马上就要死了,结果却看见了皇后娘娘,皇后娘娘说过两日要请人来给公主驱邪,让奴才这两日在公主的吃食里面放些东西……”

? ?
“吃的?是什么好吃的啊?本公主就说,母后对本公主最好了吧,有好吃的都想着要给本公主,母后定然是想要给本公主惊喜,所以才专程让你放的……”云裳眯了眯眼,将所有情绪都掩藏在眼中,笑着道。

? ?
“哎呀,公主……唉,要不是怕其他宫女太监都被皇后娘娘收买了奴才也不用来给公主讲了,奴才专程留了个心眼,将皇后娘娘给的东西弄了点出来,喂鸡吃了……”小林子看起来有些着急,额上有微微的汗沁了出来。

? ? 云裳好奇的瞪大了眼,“嗯?发生了什么?”

? ?
“最开始喂的时候就是好好的,奴才喂了三次,结果方才去看,也不知发生了什么,那鸡就跟疯了似得,到处乱跑,将一起关着的其它鸡啄得满身血。奴才猜想,那药应当不会马上发作,发作起来恐怕会让人十分亢奋疯狂,奴才想着,过两日皇后娘娘说要请道士来咱们这儿驱邪,这药恐怕是那个时候发作的……”小林子皱着眉头,眉宇间有些不安。

? ?
云裳沉默了片刻才道,“本公主知晓了,你将药给本公主吧。对了,母后是不是威胁你了呀?不然她怎么让你放药呀?”

? ?
小林子从袖袋中套出一个小药包,递给云裳才嘿嘿一笑,“奴才本就是个孤儿,哪来可以威胁奴才的,不过皇后娘娘说事成之后给奴才一锭金元宝,可是奴才就在这宫里,吃穿不愁的,这辈子也没想着要出去,拿来也没用,奴才只是觉得不想做这害人的事儿,昨儿个晚上回来想了一宿还是决定给公主说……”

? ?
云裳点了点头,笑着道,“本公主看你平日总是去小厨房蹲着,也专程请了给本公主送膳的活儿,想来是个贪吃的,你喜欢吃啥,明儿个本公主让人给你做去,就当本公主赏你的啦……”

? ?
小林子果然欢喜得眯起了眼,点了点头道,“谢谢公主,奴才喜欢吃酒酿丸子,嘿嘿……”

? ?
云裳点了点头,“那便做酒酿丸子!天晚了,你也早些下去吧,本公主也歇下了……”说着便站起身将小药包收好,走进了内殿。

? ?
两日之后,皇后果然带了人过来,说是要近日云裳又是从阁楼上摔下来又是宫殿走水的,怕是碰了什么不干净的东西,便专程让人去凌云观找了个仙风道骨的老道士来为云裳作个法,驱驱邪。

? ?
皇后来的时候云裳刚吃了早膳,正想着再去打个盹儿睡个回笼觉,便瞧见外面行礼声响了一片,云裳打了个哈欠,朝着琴依使了个眼色,琴依便悄悄退了下去。

? ?
云裳这才出了殿门,朝着皇后走了过去,“母后母后,这是做什么啊?好吵,裳儿还说睡个回笼觉的,这一吵也睡不着了……”说着便又打了个哈欠。

? ?
“妹妹,你可是堂堂二公主,这里这么多宫女太监的瞧着呢,你这般不注意仪表,可小心被那些个教习嬷嬷抓去学习礼仪哦……”华镜公主的声音传来,云裳转过头,便瞧见华镜公主站在皇后身后,身浅蓝色的宫装,裙角上绣着细碎的桃花瓣。头上斜簪一支碧玉玲珑簪,缀下细细的银丝串珠流苏,马上就快要及笄的年岁,容貌已经长开了来,腰若细柳,肩若削成,巧笑倩兮,美目盼兮。

? ?
云裳笑了笑,怪不得前世自己那个丈夫会那般对待自己,不管不顾的爬上了华镜的床,倒真是个美人胚子呢。

? ? 云裳笑了笑道,“皇姐也来了呀……”

? ?
华镜点了点头,上前两步挽住云裳的手道,“姐姐听说道士作法比那民间杂耍的还厉害,专程跑来瞧个热闹,妹妹左右也已经起了,不如也一起看看吧。”

? ?
云裳在她碰到自己手的时候,笑便带了几分冷意,听见她这般亲热的对自己说着话,心中更添几分怒意,瞧热闹,恐怕,她华镜来瞧的,是自己的热闹吧。

? ?
云裳也不表现出来,只是笑着道,“好呀,既然皇姐说好玩儿,那一定是顶好玩儿的。”说着又看向皇后,见她今日穿着凤袍,宽大裙幅逶迤身后,优雅华贵,此刻却正噙着笑望着她与华镜,倒是像足了一个温柔的母亲呢。

? ?
云裳笑了笑,转过身子道,“这作法恐怕也得要一会儿,母后和皇姐站着多累呀,来人,去殿里搬三把椅子出来。”

? ?
太监们将椅子搬了出来,云裳只转身道了声,“母后,皇姐,咱们坐着瞧吧。”便率先坐了下来。

? ?
云裳余光瞧见皇后的眉头微微皱了皱,却也只是片刻,瞬间便舒展开来,让人看不见痕迹,云裳笑了笑,望见琴依站在一旁,见云裳的目光扫向她,琴依迅速的摇了摇头,又转身离开了。

? ?
云裳皱了皱眉,院中已经有太监准备好了烛台,那看起来仙风道骨的道士结了个手印,在烛台前拔出了剑,闭着眼煞有其事的吟唱了一句话,吟唱完了之后,又摇了摇左手中的铃铛,开始左摇右晃地作起法来。

? ?
“鬼道乐兮,当人生门。仙道贵生,鬼道贵终。仙道常自吉,鬼道常自凶……”道士神神叨叨的念了好一会儿,才喝了一口放置烛台的桌子上摆着的碗中的水,又拿起剑,挑了几张符纸,在烛台上点燃了,又喷了口水在那符纸之上,符纸一瞬间便猛烈的燃烧了起来,发出了一股浓烈的檀香味。

? ?
云裳闭了闭眼,深深吸了口气,却猛地打了个激灵,不对,道家是不用檀香的。

? ?
自己前世的婆婆是个信佛的,自己为了讨好她,也跟着学了一些,虽然不甚精通,却也知晓,佛家才用檀香,而道家,用的是沉香。可是这檀香味,自己是绝对不会闻错的。

? ?
琴依又出现在了一旁的宫女中,云裳这次瞧见,她朝着自己点了点头。云裳嘴角露出一丝笑容,余光撇到华镜公主从方才那股檀香味飘过来之后,便一直偷偷的瞄着自己。

? ? 原来,这香味,才是关键。

? ?
云裳隐隐约约听见殿外传来几声异响,心中也隐隐生出了几分期待,不知道待会儿,贤良淑德的皇后娘娘和这乖巧可人的华镜公主会是什么反应呢。

? ?
想着,云裳便扶了扶额头,手刚放上去,便听见华镜公主的声音响起来,“妹妹,怎么呢?是不是身子不舒服啊?”

? ?
云裳点了点头道,“不知道为什么,这香味让人有些不舒服,觉得脑袋中嗡嗡嗡的……”说着便又勉强朝着皇后和华镜笑了笑道,“母后,皇姐,裳儿有些不舒服,便先下去歇着啦。”

? ?
皇后面无表情的点了点头,只是华镜怎么能够瞧着这般好的机会生生溜走,连忙道,“可是,这道士都还没有作完法呢,你再陪皇姐坐会儿吧。”

? ?
云裳有些勉强的看了看华镜,摆了摆手,“不了不了,裳儿实在是头疼的厉害,还是先去歇着吧。”说着便朝着琴依招了招手,琴依连忙上前两步将她扶住,两人正欲朝内殿走去,却只听见那道人大喊一声,“驱邪缚魅,保命护身。智慧明净,心神安宁。三魂永久,魄无丧倾。急急如律令!”

? ?
话音刚落,云裳还未反应过来,便只觉得一阵疾风拂过,一把剑便横在了自己眼前。

? ?
云裳皱了皱眉,倒是琴依先发作了起来,“大胆!你是想要刺杀宁国云裳公主吗?”

? ?
众人这才反应了过来,却没有一个人上前,过了半晌,皇后才开了口,“道长,可是发现了什么吗?”

? ?
那道长冷冷的瞧着云裳,哼了一声,从桌子上拿过一张符纸便往云裳额上一贴,“这清心殿中原本倒也清静,只是云裳公主身上有冤魂作祟,贫道已经贴上了符纸,将冤魂镇住,才贫道作法将冤魂驱散……”

? ?
云裳却闻见,那符纸上的檀香味愈发浓郁。云裳微微一笑,抬起手揭下那散发着异香的符纸,往那道士身上一扔,“什么冤魂作祟,本公主倒是想请父皇好好给查一查,你这道士究竟是哪儿来的,母后,可别被招摇撞骗的假道士骗了……”

? ?
话音未落,便听见门外有响声传来,众人正看着云裳,起初并未留意,只是那异响越来越大,引得众人都转过头朝着院子的门外望了过去,便瞧见好几只身影一闪,朝着院子中的众人扑了过来,琴依正扶着云裳,连忙扶着她退了几步,躲到了一旁一棵树后。

【po主真的看上瘾了!太好看了有木有!大家想看精彩后续内容,可以直接在評
論里查看鏈 接 , 也可以按照如下方式继续观看。】

?↓↓↓↓?

威-信号关注后回复“4330”就能继续阅读啦!更多精彩内容等着您!?

You can leave a response, or trackback from your own site.

Leave a Reply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