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这个开放的社会

性,不再是说不出口的话题;女人的肉体,也不再是维多利亚时代的鸡脯。然而在今天,当我们生存在一个更加开放的社会里时,让我深深感到的,却是现代人因人际交往障碍而形成的难耐的孤独。不光是木子美,我相信还有那一批“用身体写作”的人及其她们的作品都可以为我作证。实际上,她们并没有掀起性革命;也不是向传统道德发起冲击的斗士;更不是女权主义者。她们的存在所证明的正是:她们因为封闭、自恋而孤独,“性”成了她们惟一可以证明自己存在的东西,除此之外,她们已经一无所有。

是这个开放的社会,为她们欲望的喷放提供了条件,然而,她们却以为是自己在引领着潮流,以为是自己在争取和创造着自由。说句实在话,她们是很可怜的。她们以自我为中心,只注重自已内心的感受,把自己强烈的欲望,当作地球日夜旋转的原因。同时,她们不相信,也不关心任何其他人,不敢用一种正常、健康的心态与他人交往,宁愿一个人呆在城市繁华的角落里,用忧郁的眼神看着灯红酒绿,也不愿怀着真诚和坦率,在阳光下融入这个美丽的社会。她们可以和一个陌生人上床,却不敢对着一个陌生人微笑;她们在面对“性”时激情四溢,却不屑向社会中需要帮助的人伸出温暖的援手。在她们眼里,已经没有良好的友谊;没有怡人的爱情,一切都是空的,一切都是虚假的。为了证明自己不是虚伪的活者,她们想尽了方法,但因为她们惟一可以选择的只有“

You can leave a response, or trackback from your own site.

Leave a Reply

网站地图xml地图